当前位置: 林业产业 >加工贸易

马达加斯加盗树猖獗珍稀木材年损失1.67亿美元

2015-12-01来源:网易新闻

据纽约时报报道,由于政局连年动荡,马达加斯加的强盗们正在疯狂的掠夺本国珍贵的森林资源,在缺乏保护的国家公园里,犯罪分子们将一棵又一棵稀有的紫檀树伐倒在地,这些大部分都被运到了亚洲。追踪对外船运的环保组织表示,十多年来,这种非法贸易的规模一直较小,但从去年开始,它至少增加了25倍。该组织估计,去年一年砍伐的紫檀树总价值约为1.67亿美元以上。

这种对雨林的加速掠夺与2009年3月发生在马达加斯加的一场军事政变有着密切关联。在政变中,马达加斯加首府塔那那利佛市的市长安德利·拉乔 利纳被推举为总统,他所领导的军政府软弱无能且摇摇欲坠,根本无力——甚至是不愿——阻止这种非法的木材交易。“政府置之不理是因为它能从中捞到好处,” 恩德安托·拉扎卡曼里纳说,他是马达加斯加一家环保组织协会的负责人,同时也是世界自然基金会的政策专员。“很多官员们认为自己只能干上三到六个月,还不 如乘机多捞点钱。官员们腐败不堪,木材走私横行无忌。

作为世界第四大岛,马达加斯加有着极其丰富的森林资源,14000种植物中约有90%在世界其他地方都是不存在的。挽救马达加斯加的紫檀树已经 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环保人士正在夜以继日的检查马达加斯加外运船只的货单,计算每个集装箱内的木材体积,并设法谴责木材的所有者和参与货运的船运公司。

马达加斯加政府已经多次颁布了新政策以遏制非法木材贸易。“出口商很强大,但我们也不能示弱,”马达加斯加总理卡米尔·维塔在最近一次接受采访时表示。“光是上个星期我们就逮捕了52名涉嫌参与非法交易的犯罪分子。”但这位总理同时也承认,这些被拘捕的人只不过是几百名赤贫村民中的一小部分,他 们要每天艰苦跋涉到雨林深处,才能挣到微薄的2.5美元。砍倒一棵粗壮坚固的紫檀树只需要花费两名男子一个小时的时间,但要将这段原木从满是泥泞藤蔓丛生 的起伏林地里拖出来则需要15到30人,有时甚至是50人。

上个月,马达加斯加政府又颁布了一道法令,旨在保护东北部已经遭受影响的林区。这块区域包括了两处庞大的世界遗产保护区:马洛杰基国家公园和马 索亚拉国家公园。马洛杰基国家公园中的热带雨林从常绿的谷底一直延伸到层峦叠嶂的峰顶;而位于一个辽阔半岛的马索亚拉国家公园则是一片陡峭的原始雨林坡 地,紧邻着一块未遭破坏的自然海岸。但因为“一处巨大的漏洞”,美国驻马达加斯加的大使尼尔斯·马夸特将这道新法令驳斥得一文不值;野生生物保护协会的地 区总监丽莎·盖洛德也表示说: “抛开法令本身不谈,马达加斯加政府总能找到对走私额外开恩的办法。”

过去,有时候马达加斯加政府也会查封一些非法盗伐的木材,并对货主实施罚款,但比起紫檀木的 价值来,这点罚金是在是微不足道,一旦通过了政府的评估,这些原木就被批准可以正大光明的用于出口。 “紫檀木就堆积在河边上;所有人都肆无忌惮,根本就不需要藏着掖着,”盖·苏佐·拉曼加松说,他是一家组织的总干事,该组织负责管理多个国家公园。“来自 东亚的商人付钱给出口商,出口商再用钱买通警察和政府这样的实际控制者。”微红并带有美丽花纹的马达加斯加紫檀木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木材,尤其是当亚洲相 似的树材被伐尽以后。在中国,精制的紫檀木主要用来打造用于出口的仿古家具和乐器。

马达加斯加是一个让人惊叹的藏宝之岛。这块岛屿1.65亿年前从非洲大陆分离出来,如今距非洲东南海岸约有480公里。草原、沙漠和雨林并存的 独特地貌,再加上与世隔绝的封闭状态孕育出了世所罕见的进化奇迹,岛上的一些动植物如长尾狐猴、彩虹鸟以及大黄蛾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物种。人类则是到两 千年前才登陆这座岛屿,大多数人都是从现在的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划船前来的。由于生存需要,岛上80-90%的雨林都被用于农业耕种,但即便如此,马达 加斯加仍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一天2.5美元的工资在这儿是司空见惯。

这里是马鲁安采特拉,离马索亚拉国家公园不远的一座灰蒙蒙的城市,沿着安特纳姆巴拉纳河走上一遭,就可以发现森林惨遭毒手后的证据都公开的摆在 河边上。一处锁起来的竹篱笆里,约500根紫檀原木整整齐齐的被垛在一起,竹篱笆周围是成片的玉米地和木薯地。五个年轻守卫正懒洋洋的在一棵荔枝树下纳 凉,见记者前来询问,他们三言两语便打发过去了。“如果给外人提供消息,搞不好我的小命就难保了,”其中一位守卫口气坚定又略带歉意的说。

这些紫檀木材都是用船和金属独木舟运到这儿的,有时甚至连工具都省了,运输的人只是将紫檀木简单的捆起来堆在临时木筏上从森林里运出来,这些木 筏是用一些浮力更强的其他原木制作而成的。位于安通吉尔湾的这条河流,沿岸散布着很多村落,村落背后就是浓密的马索亚拉森林。很多家庭以前都拥有土地,但 现在他们的土地变成了国家公园的一部分,村民们对于土地被侵占却没有拿到先前许诺的补偿而耿耿于怀。虽然他们对自然感到敬畏,但索取起来却也是理直气壮。 “上帝赋予我们森林,我们各取所需,”23岁的弗兰瑟尔说,在接受采访时他不肯透露自己的全名。“祖先们不会生气的,森林里还有很多树。”与其他那些扛着 斧头进入山林的年轻人一样,弗兰瑟尔现在才惊讶的发现,原来紫檀木是如此值钱的木材,相比之下,其他那些树只能生产木瓜、椰子和榴莲一类廉价的水果。


那些从孩提时代就在丛林里穿梭的男人们不但知道如何利用砍刀劈开杂草开辟道路,而且懂得利用植物抗菌防腐,但即便如此,村民们还是表 示,由于紫檀树被砍伐得几乎绝迹了,现在要花上两三天时间才能找到一棵。为了寻找紫檀树,搜索队必须带上稻米和炊具,有时候为了佐食他们也会捕猎动物获取 肉食,河里面有鳗鱼,用网抓些果蝠,甚至那些在树丛中上窜下跳濒临绝种的狐猴们也能拿来饱口福。找到紫檀树再砍倒并不意味着工作完成了,男人们还要将原木 拖出丛林,这真是一项能让人累断腰的体力活,他们用尼龙绳拉着木头,累了休息一会,然后接着再拉。55岁的托马斯·克罗卡已经是一位祖父了,这位一身发达 肌肉的老人在伐木队中专门负责搬运行李,他说:“路上的岩石会损坏木头,稍不留心木头还会滑进山谷中。”克罗卡承认砍伐紫檀树是违法的,但他认为对于穷人 来说,这种从森林里砍树的行为比从别人家里偷钱要好得多,而且被抓的几率也很低。“森林真的很大,”克罗卡说。